王兴 —— 创业路上的孤独人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美团点评向港股流。

图片来源:网络

好多人可能并不知道,企业家或商人的老奸巨猾、精明奸诈和坚定意志、顽强战斗,其实都来源于同一样东西,那就是创业过程中的磨难。

王兴也不例外。

生于1979年、毕业于2001年的王兴,虽然错过了求伯君、杨元庆、张朝阳和马云等中国高科技历史上四大科技偶像所拥有10年以上的黄金期,但紧赶慢赶还是赶上了中国O2O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大好时机。

1

把时光的序幕拉开到互联网舞台的中央,台上站着众多互联网科技大咖,王兴赫然在立。

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经过三四年的恢复,马云也结束了在几大国有银行杭州软件研发中心门口的逡巡盘旋、苦口婆心白沫乱飞地招募人员的日子,2004年互联网行业又迎来快速增长的季节。

这时,“富二代”王兴放弃了美国继续留学的机会,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回国创业这一条坎坷的道路。所幸路上春色正好,天上太阳正晴,时机很好,父辈支持,优秀的同学倾心助力,有识有胆的竞争者少,可真真是天时地利人和,这些都预示着此刻回国创业的王兴最好的创业环境、最大的创业成功几率。

创业这件事情很美好,可别忘了美好事物后面总是很俗套的接着一个“但是”,让创业这件事情瞬间变得很糟糕。王兴在开始创业的头几个年头里,一直扮演“倒霉蛋”的角色。在BAT狂飙突进甚至当当、凡客和京东都开始崭露头角搔首弄姿的年岁,王兴的梦一个又一个破碎。

图片来源:网络;王兴创业连续失败

上帝似乎不怎么公平,不是你付出了就一定会给你相应的回报,王兴做过输入法、短网址甚至地图以及社交网站“多多友”、“游子图”等,王兴多次进行了频繁的更替、快速的迭代,各个创业项目相继石入湖中无声息。

折戟沉沙铁未销,固执的王兴并未因此因噎废食,验证了马云的一句妇孺皆知的鸡汤“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绝大多数人都死在明天晚上”,可越挫越勇的王兴迎来了后天清晨的曙光。

小荷才露尖尖角,“校内网”的诞生,开始露出成功的曙光,尽管校内网的用户在2006年取得了爆发式增长,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上,此时的王兴在金钱面前显得有点矮小,没有钱就意味着不能增加服务器和带宽。雪上加霜的是,国内从不缺见风使舵者,校内网开拓的社交风潮在一年之内迅速席卷全国,数十家定位各异的网站一哄而上,将校园社交搅成一片红海

融资失败是“压死”王兴的最后一根稻草,校内网只能饮恨将校内网卖给千橡互动集团CEO陈一舟,后者从日本软银融得4.3亿美元,并将校内网改为人人网,2011年人人公司在美国上市,市值一度达到75亿美刀,仅次于当时的腾讯和百度,求王兴的心理阴影面积。

图片来源:网络;2011年5月4日,人人网登陆纽交所

校内网可以说是王兴创业项目中,历经多次怀孕并且胎死腹中后的第一个顺利诞生安全落地的“孩子”。然而这个“孩子”终于还是要与资本进行交易;亲生骨肉,更名改姓,那叫一个彻底决绝。为了获得一笔资金,当时的王兴,除了把“校内卖掉”,还能怎么办?

他很绝望。这也许就是创业者的绝望。

只有习惯了这种绝望,才能等到希望,才能享受光芒。

诚然。今天,当美团以500亿美金的估值登陆港股IPO之际,那记录着一代人青春截止日期的人人网的市值却跌破总市值已经跌落至1亿美元左右。面对如此的对比,不知王兴会是什么感想。如梦中情人般的初心,以及千锤万凿的砥砺之后收获的成熟与荣耀,万语千言,难以道尽。

图片来源:富途;人人网最新股价图

2

如果当初“校内网”没有卖给资本,如果卖掉后孩子还冠有自己的姓氏成长,或许王兴还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抚养自己的“孩子”,并让其成长为自己想要的样子,那是不是中国互联网江湖的版图得重新划分?后面是否还会涌现出微博、微信等社交巨头,那就不得而知了。

对王兴而言,互联网社交梦就好比那绝世美女,男人对于美女的渴望有多强烈,王兴的互联网社交梦想就有多执着,互联网社交梦想啊社交梦,那可是王兴日夜思念的美女啊。

没有一个母亲会因为错失了一个抚养孩子的机会就此放弃继续孕育下一代的梦想,王兴亦然。在校内网签定卖身契之后,王兴一如既往像宗教的信徒般狂热而执着地追求着自己的互联网社交梦想,他先后陆续地创办了“饭否网”、“海内网”。

“饭否网”、“海内网”是一个真人网络,提供个人空间,迷你博客,相册,群组,电台,校友录,好友买卖以及电影评论等服务,多像现在的微博和微信的结合体!但是,“饭否网”被否,“海内网”也失去了时间窗口。

该创业项目就好比站在风口上的猪,屡次起风,却从未被吹起,再顽强的树枝,也经不起轮番的风吹雨打,此刻的王兴忽然有了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但心里翻涌的却是对资本的分外警惕和爱恨情仇。

把王兴的互联网社交梦想比喻成追求美女的爱恋之路,那他一路上总同是有两次恋爱经验的。如果说互联网社交梦想这个美女是王兴创业的大学初恋,美团则可以看成研究生阶段的第二次恋爱,初恋很美好,但经不起初出社会所要面临的金钱等赤裸裸的现实问题。

这第二次的恋爱对象,则有点像封建家庭式的包办婚姻,虽然宜室宜家,但实非王兴心中所愿,是资本宠儿团购大潮裹挟下的非自愿恋爱,是跟随王兴的创业团队的生存需要。

王兴的创业梦想是为人们提供日常沟通、精神交流和思想分享的渠道、空间和工具,而不是组织大家为了便宜货而沆瀣一气的团购平台,从一个高大上的创业愿景一下子落到如此庸俗不堪的创业项目,王兴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但这时的王兴,再也不是一个纯情的学生,已经看惯导师们在学术、课题幌子下利欲熏心的嘴脸,现实的利益考量以及实现现实利益的考量都丰满了许多,创业理想逐渐枯瘦,王兴已经是一个满身江湖气的“社会人”了。

谁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的婚姻未必不幸福?非心中所愿的美团,在“社会人”王兴的带领下,从千团大战中脱颖而出,及时进化与自我革命,从团购、外卖、到店餐饮、酒旅开始,不断扩展边界,直至今年宁愿与所有同行为敌,强势杀入网约车、共享单车等出行服务,从本地生活服务电商中活生生拼出一条血路,成为TMD新势力中当之无愧的一杰。

3

王兴与美团的成功,如果说有运气的成分,那就是有幸生逢一个资本宽松的时代。但为什么是美团王兴而不是快播王欣?

你无法想象美团在这过程中怎么可能拒绝阿里的资本橄榄枝甚至成为阿里的死敌,要知道想抱阿里大腿的人可以从杭州一直排到印度的孟买;

你无法想象一个一出学校就开始创业的大男孩哪里来的在与大众点评重组合并和高管调整中杀伐决断的残忍和勇气;

你无法想象美团怎么能有这样一支地推铁军,铁到能在街头和饿了幺随时干架的队伍。这真不是一句运气可以解释的通的。

这是王兴倾尽心血的结果,更是在痛失“初恋”后被现实所逼和内心的彻悟,是扭曲心灵放弃创业理想的痛苦,是比奸猾的资本更狡诈的品性的改变所带来的。因为王兴和美团清楚知道,在资本宽松的时代,不能重蹈“初恋”的覆辙,既需要资本供养又不能为资本所控制,可以接受与资本的结盟,但万万不允许被资本控制;王兴信心坚实意志坚定的品质吸引了资本,而日益成熟的奸猾又摆脱了资本的控制,这才是王兴和美团成功的秘诀。

但是,初恋总是男人心中最难以忘怀的白月光,王兴也未能免俗。王兴不断扩充边界,提出”EAT BETTER,LIVE BETTER”的发展愿景,多少有点创业初衷和理想的复活在里面。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王兴还会重新杀回互联网社交领域,或者说他其实从来就没有真正放下对互联网社交梦想的执念。

从过去10年到这几天为美团IPO路演的奔波中,一天乘七次飞机、游走十个城市的忙碌行踪,都被王兴执着而孤独地记录在如今用户数只有寥寥10万量级封闭的饭否网上他的主页下,王兴在港交所敲响美团上市铜锣的今天,不知道会不会在某一瞬间为美团的成功上市而潸然泪下,但可以预见的是,在IPO成功的庆功宴之后,王兴会再次孤独地在饭否网上记录他的所行所思所想,或许还会一边写,一边流着泪。

图片来源:雪球;美团点评上市首日股价表现

中国互联网市场已经悄然进入下半场,增量红利逐渐消失,存量搏杀已经开始。资本是无道德和残忍的,资本搏杀的手段是那么的血淋淋。

近日,京东掌门人刘强东在美国被控性侵,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类似王兴先前宣称的无底线事件,互联网后半场凶残搏杀的序曲,以强哥被控性侵的这种方式间接响起,相信强哥在这条路上不会孤独,后继者有之。我等吃瓜群众看到的是一部又一部精彩的连续剧,作为场上重量级主演之一的王兴,需要跋涉的险滩暗流才真正开始。

互联网舞台的灯光打在幕后,我们亦可以看到荧光屏背后的王兴。

互联网创业竞技台上王兴的闪耀登场,已足够让普通群众高山仰止。但你要认为这是王兴的人生珠穆朗玛峰,那只能说明你就没有真正了解王兴,或者说,没有在深层次上认识王兴。

4

王兴从小就是那种活在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是学霸级的乖宝宝,王兴本人是清华大学保送生、全额奖学金赴美留学,这在普通人看来已是无比荣誉。王兴的姐姐也出师清华,之后留学并定居美国,王兴的父亲拥有一家年产300万吨的现代化水泥厂,是当地数得着的富翁。但一路上顺风顺水、不断升级打怪的王兴注定不甘于拥有平凡且标配的人生。王兴离自己在心中定义的人中龙凤、万众瞩目的中心一直很远。

正所谓乱世出英雄,王兴的心气儿有多高,就有多怨自己处于一个和平盛世时代,这让他无法指点江山、开创新时代。王兴绝对无法容忍自己将来的生活可以是已经看得到的,优渥、舒适但不出彩,也绝对无法容忍自己将来的生活和荣誉,按世俗的标准,甚至都不能超越自己高中肆业的父亲。

在王兴的饭否主页上,有一句英文版的个性签名:“Create like a god. Command like a king. Work like a slave.”

大意是:只要可以能像上帝那样创造世间万物,能像一国之君那样号令天下,王兴宁愿像奴隶一样呕心沥血地工作。

这胸怀、这格局,非一般人可以想象。

在饭否上近10年王兴所发布的接近13,000条孤独的消息中,王兴提及自己所有的与创业项目直接有关的记录不超过20条。他说,作为时间的囚徒,我们只能从现在看到过去。他无法再在攻读学位这种他认为的俗事上蹉跎岁月,人生短暂,必须做点什么。

所以,不难理解王兴为什么要放弃常人可望不可即的留美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回国创业的决心。

创业成功是王兴第一个必须成功但又并非十分重大的人生目标,但似乎创业成功在王兴看来并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他说,成功的路上并不拥挤,因为能坚持的人真的不多;王兴把成功归结为别人只是夜里想了千条路,醒来依旧卖豆腐,而他则是半夜扔了豆腐挑子,选了其他千条路中的随便一条,他的成功是必然事件。

王兴说,太多人牛逼哄哄的原因不是他们真的得分很高,而是他们标准有点低。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最近几年有一个想法,暂且把它称为地球代表计划,假设某一天我们要开一个银河系的会议,我要作为地球的唯一代表去参加这个会议

这才是不为我们所熟知的真实的深层意义上的王兴。

图片来源:网络

5

这不是一个时势造英雄的年代。即使王兴也不能人定胜天。

王兴最近创造了一个新词:谬望。意思是设定一个目标,但它其实是达不到的,因为那个目标定位一开始就是错的,这就是谬望。一个近乎科幻的理想,一个否定大胆科幻理想的新词,前后紧挨着出现,随着年岁的增长,王兴也不经意的流露出些许的颓废和心灰意冷。

这不是王兴的一个人的宿命,这是人类共同的宿命。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田野,背后是一排排的厂房,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永远战斗着奔向前方。”这是21年前王兴耳边飘过的一位清华学长的话,言犹在耳,21年后的今天,王兴带着美团奔向港交所。

王兴历经数次创业失败后,重新出发,再创美团,至今历时15载,其中艰辛非外人道也。世上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今日港交所钟声的响起,是昨日付出的馈礼。

图片来源:网络